有时候,我觉得军厂大战像极了漫威电影。你不能苛求它场场都是名局,部部都是经典,但视觉效果之酷炫以及观看体验之畅快,绝对是丢不掉的基本盘。

即使那天堑般的29分分差早已在曾经的守望者同盟之间算出了爆表的基尼系数,即使利物浦球迷的诉求慢慢地从争欧冠退化成了保欧联,再堕落成了“去欧会杯见见那些我女朋友都没听过名儿的欧洲小国也不赖”,该来的好戏嘛,也总该回来。

相关战报:英超-马丁内利传射萨拉赫破门+失点菲米绝平 利物浦2-2阿森纳

开场后的前30分钟,是属于阿森纳的。55岁零297天的克洛普就站在那里,懵逼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55岁零289天时被瓜迪奥拉拿捏的影子。

是的,塔子哥收拾渣叔的招数,和他的瓜师傅如出一辙。此时你不妨翻出当时曼城的首粒进球,看看它和下面的动图有几分相似。马赫雷斯/萨卡往里切时,法比尼奥还是眼神防守;厄德高负责中转的那一哆嗦,俨然是个反向京多安;阿诺德既防不住格拉利什的横敲,也防不住马丁内利的无球跑动,更防不住再次犯错的范迪克的三维弹球……

顺便说一句,在19/20赛季枪手做客安菲尔德的联赛杯上,我第一次见证了马丁内利的傲人天赋。当时被他打爆、目前被租去沙尔克04练级的荷兰后卫范登贝赫,自从2019年12月算起还从未为利物浦一线队出战。

你可以叫它乾坤大诺移,也可以叫它师瓜长技以制塔,因为阿诺德的定位,与客战曼城一役时的斯通斯高度雷同。防守时他收回右后卫位置看守马丁内利,进攻时他再落位至后腰,有时甚至比法比尼奥更靠近双中卫。

克洛普在想什么?或许,面对全英超最顶级的高位压迫和中场控制,往中路多加阿诺德这个出球点,能让高端局中屡次吃瘪的三中场找回点颜面。况且亨德森和柯蒂斯-琼斯双双大胆前压的站位,也需要个清道夫来和法比尼奥共同为他俩兜底。

但这种重大发明的风险性,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阿诺德这一内收,萨拉赫就不得不大量地奔赴边线附近梳理进攻,而萨拉赫拉边+亨德森插肋部这事儿的成功率,则大概约等于独行侠选中文班亚马。况且吧,既然阿诺德身兼两职,科纳特就需要拖着1米94的庞大身躯尝试大量的横移补位,消耗之大不言而喻。

即使阿诺德能落回边路,他和科纳特也对扎卡挑向身后的妙传无计可施,更何况马丁内利还有脚更妙的满分传中……热苏斯把比分顶成2比0的那刻,我的耳畔仿佛回想着半场哨响后安菲尔德的漫天嘘声。

本赛季,利物浦出门做客可以随心摆烂,但在自家地盘上,五万多位家乡父老的滔天声浪还是有些鞭策作用的。以亨德森的疯狗拦截作表率,再以阿诺德被扎卡激活的太子雄心当转折,利物浦的斗志倒从星火烧成燎原。正巧这本-怀特和霍尔丁的防区仍旧松松垮垮,琼斯那一年都不一定现一回的灵光如佛光般普照大地,萨拉赫终于在原本坚若磐石的加布里埃尔身后找到破绽,挽回悬念。

嗯,数据不会撒谎。易边再战后,利物浦脚踩67%的控球率并狂轰13脚射门,所创造的重大机会甚至多达5次——横扫红魔的那整场球,这个数字也不过6次“而已”。

利物浦一撸袖子一跺脚,像宁可被捅一刀也要抄家伙火并的亡命之徒似的扑向阿森纳,后者多少有些惊慌失措。科纳特如蛮牛般拱翻热苏斯再铲倒扎卡,罗伯逊、琼斯和加克波的左路小分队,让本-怀特几乎每次前顶之后就要烧焦的防守选位显得危在旦夕。克洛普一股脑地把鸟枪大炮加特林往前线堆,可偏偏那个最该开火的男人,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法老王进了秦王陵。

你不能忘却萨拉赫的进球,也不能否认他送给努涅斯送出的单刀,以及那脚兜向远门柱的巧射差点也能杀死比赛。但在歪得离谱的点球过后,你还是会感觉这大兄弟似乎是把魂丢在了十二码点。整场比赛,萨拉赫14次对抗10次失败,错失绝佳次数和被过次数都是3次,“我谁也过不了”和“谁都过得了我”的磁场两极交相辉映。

阿森纳是菲尔米诺这辈子最喜欢的对手,没有之一——此前14次面对阿森纳,菲尔米诺打进10球,他的职业生涯进球榜上没有比“阿森纳”出现频率更高的名字。所以,在所剩无几的安菲尔德秀里,自我救赎的阿诺德递过了枪,菲米又把子弹射向了阿森纳的胸膛。

坦诚说,0分变1分很难对利物浦的赛季结局产生多大影响,这顶多是给红军球迷的黑暗岁月开了盏用7寸电池续命的床头灯。但3分变1分,甚至连这1分都要靠托马斯卖命和拉姆斯代尔超神才能捞到的现实,可能会要了阿森纳和塔子哥的老命。

本-怀特错漏频出,津琴科能量耗尽,萨卡不再能提供勤勉的回防,而热苏斯也早在和与俩重型中卫的肉搏中变成冷苏斯,但塔子哥愣是瞧着这帮摇摇欲坠的弟子们被越攻越猛的红军摩擦到了第80分钟,才想到要用甚少演练的三中卫对抗敢死队式的424——而且防线上最差的本-怀特并未被换下,菲米的进球也与他的谜之盯人直接相关。

8轮以后,面对积分榜,米克尔-阿尔特塔教练将会回想起自己站着看戏的,那个不太遥远的下午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