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德国联邦政府邀请,记者日前赴德国进行了“德国体育与奥林匹克运动”专题采访。5天的参观采访虽然是走马观花,但给记者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德国的体育正在还原真实。

在记者的记忆中,德国是世界体育强国之一,特别是两德合并前的东德,与前苏联、美国并称为世界竞技体育三强。但在两德合并后的近20年里,尤其是近些年,德国没有刻意追求竞技体育成绩,而是在全民中培养健康的生活方式,从体育运动中获得乐趣。

德国政府机构中没有专门的体育部门,但联邦议会中设有体育运动委员会,其职责是监管财政,内务部负责体育工作。德国人口8250万,业余时间自愿参加体育活动的人占11%。德国体育运动的开展主要依靠各体育协会,在德国有9万个体协,会员2700万人。足球是德国第一运动,德国足协(DFB)是全国最有实力和市场的单项协会,拥有17万个球队,会员630万人,其中青少年200多万。其它受群众喜爱的体育项目依次为体操、网球、射击、田径等,分别拥有会员510万、180万、150万、90万人。各州没有专业队,但足球、手球、篮球等有全国职业联赛。最有经济实力的德国足协,议会1分钱也不给。

伯恩海姆1860体育俱乐部,是黑森州最大的体育俱乐部,拥有1.7万名会员,其所辖的3个体育馆是大众锻炼的场馆。德国的体育俱乐部全部实行会员制,会员缴纳会费,每人每月平均9欧元。如果会员选择的是高尔夫、网球、健身等需要教练辅导的项目,每人每月另加30欧元。倘若是一家3口人入会,总共只需每月缴纳20欧元。所有来俱乐部锻炼的人都是刷卡进场。在这家俱乐部里,记者看到很多中老年人在练韵律操,也有一些人在健身房练力量。场馆环境整洁,器械设施先进。该俱乐部主席叫弗尔克,今年58岁了,本职工作是银行高级职员,在俱乐部当义务工作者已经20年了。弗尔克说,俱乐部的经费来源主要靠会费,他义务管理的这家俱乐部只有20人是拿工资的,不要工作报酬的100人,按小时索取报酬的教练200人,每天来这里锻炼的会员1000人左右,学生都是在下午来这里活动。俱乐部不以赚钱为目标,而是培养人们对体育的乐趣。

大众体育扎实有序地发展,为德国不断造就出天才运动员,这些体育苗子在体育精英学校得到系统培养。记者访问的卡尔·冯卫恩伯格体育精英学校,是德国40所学校中的一所。校长马特介绍说,他们这所学校是5年级至12年级即初中到高中的学校,是黑森州唯一一所有体育特长生的学校,体育特长生只占全校学生的20%。这些体育特长生集中在1个班里,半天学习,半天训练,训练在奥林匹克中心。10年前,该校与州奥林匹克中心合办,开设了体育精英班,项目有足球、手球、篮球、乒乓球、田径、游泳等。这些体育精英学生不仅体育好,学习成绩一般也不错。在各项目学生中,足球生的自律性较差。高中毕业后,这些体育精英学生或进入大学,或进入各俱乐部。马特说:“如果在北京奥运会上有个德国姑娘叫海德勒的拿了链球金牌,你可要记住,她就是从我们学校出来的。”

说到德国体育,就不能不提到足球。在这个三获世界杯冠军的国家里,足球俱乐部有2.6万个,德甲联赛是欧洲最强联赛之一。德国女足在2003年和2007年两次斩获世界杯冠军。陪同记者采访的德国中文翻译丹尼尔,就是个地道的足球迷。正因为足球在德国高坐头把交椅,因而他们刚刚办完2006年男足世界杯,就又承办2011年女足世界杯,而担任女足世界杯组委会主席职务的就是德国女足名将斯蒂菲·琼斯。

女足世界杯组委会新闻发言人大卫说,组委会目前只有15名工作人员,但工作效率很高。大卫说,女足世界杯虽不及男足世界杯规模大,但他们将把2011年女足世界杯办成好玩的“party”,以此推动世界女足可持续发展。大卫还透露,德国女足将在7月初集结,目标是冲击北京奥运会冠军。

为了让中国记者体会一下德国足球的氛围,歌德学院还安排我们去凯泽斯劳滕观看了一场德国队与白俄罗斯队的欧洲杯热身赛。那天中午我们是坐火车去的,在火车上碰到了3个德国球迷,他们都穿着德国国家队的队服,一路上他们谈笑风生。当他们得知我们是中国人时,连声说:“中国足球,不行。”还指着手里拿的小喇叭说:“这个是中国制造的,很好。”说完还呜呜地吹了两下,车厢里立即响起一阵欢乐的笑声。

当晚在白岑山上凯泽斯劳滕球场进行的这场热身赛,德国队在先入两球的情况下,最终被白俄罗斯队打平。在记者置身这个体育场的3个多小时中,强烈感受到了德国球迷闹得天翻地覆般的狂热氛围。男女老少球迷中,有的脸上彩绘,有的头戴黑红黄三色球形帽,有的围着德国队围巾,比赛中或鼓掌,或站起来做人浪,真是千姿百态。

德国竞技体育曾有过很长的一段辉煌时期,1988年汉城奥运会东德以37金、35银、30铜列金牌榜第二,西德以11金、14银、15铜居第五。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德国以33金、21银、28铜居金牌榜第三。但在4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上,德国以14金、16银、18铜退居金牌榜第六。对成绩的下滑,德国人虽然感到有些伤心,但却认为这是正常的,是真实水平的反映,而以前的辉煌完全是人工雕凿出来的。著名教授哈德曼甚至预言,2008年奥运会后,中国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持续对竞技体育的投入,而会像德国现在这样,让体育还原真实。

哈德曼教授在莱比锡大学体育学院从事理论等研究,曾在中国一些大学任过荣誉教授,至今仍与中国一些大学的体育教授有合作研究,可以说是个“中国体育通”。比如对中国的高原训练法,他已经关注了很多年,并认为需要从理论上加以研究。哈德曼说:“以前在电视上见过马俊仁骑着摩托车,他麾下的运动员跟着跑。这种训练对运动员的心理有促进作用,但在生理上未必有效。在那个时期马俊仁的训练方法应该肯定,但如今这种方式就未必能行了。成绩好坏很大程度取决于生物钟的状态,意志不是唯一的,同时还要研究心理状态。现在提高运动员成绩,要在实验室做很多试验,要进行计算机模拟。总之,一切要有科学依据。”哈德曼还说:“一定要重视排除心理压力,我预测一些耐力项目的中国选手有可能在北京奥运会上出现失误,而一些技巧项目的中国选手会冒出来。”

哈德曼还介绍,在两德合并前,东德养着1.5万名尖子选手,而西德才1500个。过去的竞技体育是过度投入而来的,现在德国体育强调的是从运动中获得乐趣,鼓励青少年自我能力的发挥,培养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及团队合作意识,体育不再是政治。

钦纳博士是柏林奥林匹克中心主席,半个月前他刚去了北京,在与柏林结成友好城市的东城区建了个北京冠军俱乐部。钦纳说,他在北京的几天里,深深感受到了中国人民全力准备奥运会的热烈氛围,相信北京奥运会一定能获得圆满成功。他同时也为地震给四川人民带来的苦难而伤心。钦纳说,他负责的这个中心有450名选手,其中有50人将参加北京奥运会10多个项目的比赛。上届奥运会柏林选手获得15枚奖牌,其中金牌7枚。这次在北京他们要力争超越上届的成绩。

德国政府每年下拨体育经费1亿多欧元,其中1/3用于尖子选手和全国600名教练,550万欧元用于反,其它用于场馆建设及下拨31个国家级专业体协。审核体育经费预算和支出的是联邦议会体育委员会。该委员会主席丹柯特先生说,德国宪法中对体育虽无法律规定,但政府对体育是重视的,对竞技体育是扶植的。他审批体育经费的原则就是禁止使用,他认为中国也是这个原则和立场。他说:“议会是代表人民的,我们必须认真监督体育经费的使用支出,这是对议会负责,也是对人民负责。”

将于8月6日率领德国奥运代表团抵达北京的丹柯特先生,对体育的见解是:“体育在社会上越来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真正的群众运动,已经渗入到我们的生活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