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热天的,谁不想喝一杯清凉的饮料?“肥宅快乐水”、蜂蜜柠檬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爽口爽心,消暑提神。

大热天的,谁不想喝一杯清凉的饮料?“肥宅快乐水”、蜂蜜柠檬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爽口爽心,消暑提神。

大热天的,谁不想喝一杯清凉的饮料?“肥宅快乐水”、蜂蜜柠檬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爽口爽心,消暑提神。

古人过夏天也爱喝饮料。爱国诗人屈原喜欢喝的“瑶浆蜜勺”——蜂蜜水,是古时相当流行的一种夏日饮品。

中国是世界上较早饲养蜜蜂、食用蜂蜜的国家之一。在麦芽糖出现之前,蜂蜜几乎是中国唯一的纯天然甜味食品。河洛先民老早就知道,掺点儿蜂蜜做饮料,倍儿爽!

蜂蜜甘甜可口,兼有保健、美容等神奇功效,在东西方几乎所有文明古国的历史上,都有关于它的记载。

埃及人视蜜蜂为太阳神眼泪的化身。古埃及的壁画、莎草纸记录了埃及人养蜂、用蜂蜜疗伤治病之事。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不但用蜂蜜抹脸,还用蜂蜜按摩丰胸。

中国人养蜂、食蜜的历史也很悠久。早在殷商时期,甲骨文中就有“蜜”字出现。东周成书的《诗经》中亦有关于蜜蜂的诗句:“莫予荓(音同平)蜂,自求辛螫。”

东周人常用蜂蜜调味做饮品,《周礼》《礼记》等古籍记载,孝子拿蜂蜜制品孝敬父母。东周王城在洛阳,京城达官贵人自然更注重食用蜂蜜养生。

当时的蜂蜜大多是野蜂蜜。野生蜜蜂把蜂房建在山石、石岩、林间、土穴等处,故而野蜂蜜又名“石蜜”“岩蜜”“木蜜”“土蜜”。野蜂蜜产量少,难采集,物以稀为贵,起初被当作贡品,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用。

洛阳乃东汉京都。古籍《高士传》记载,东汉人姜岐孝顺又厚道,淡泊名利,对当官不感兴趣。母亲去世后,他把好田地都让给了哥哥,自己隐居山林,专职喂猪、养蜜蜂,还收了不少徒弟,“教授者满于天下,营业者三百余人”。

东汉虽说有了职业养蜂人,但生产条件有限,养蜂技术一般,蜂蜜难以大批量生产,仍然比较珍贵。

当然,东汉蜂蜜紧俏,多少跟《神农本草经》的“广告宣传”有关。这本著名的汉代医书里说,蜂蜜不但甘甜可口,而且药用价值非凡,除百病,和百药,益气补中,止痛解毒,常吃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其他药材多少都有副作用,而蜂蜜多服、久服不伤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汉末大乱,董卓火烧洛阳城,军阀混战。《三国志》里说,大军阀袁术跟刘备打仗,志大才疏,没干过人家,“士众绝粮”,甚是落魄。大热天的,他口干舌燥,想喝口蜜浆——蜂蜜水饮料,可是厨子搞不来蜂蜜,做不成蜜浆。

“时盛暑,欲得蜜浆,又无蜜”,心高气傲的袁术越想越窝火,于是大喊“袁术至于此乎”——我袁术咋就落到这地步了?!呕血而死。

相传,唐代女皇武则天也是蜂蜜的狂热爱好者,倘若想喝蜂蜜饮料而不得,就会心情烦躁。她还在当皇后时就爱喝蜂蜜酒,世人戏称蜂蜜酒为“武后酒”。

《三国志》记载,早在三国时期,就有酸甜可口的蜜渍梅。唐、宋时期,河洛蜜饯闻名遐迩。北宋东京汴梁、西京洛阳的市面上能买到各式蜜饯。皇宫御宴上有雕花梅球儿、雕花笋、蜜冬瓜鱼儿、雕花金橘、青梅荷叶儿等精美雕花蜜饯(古时写作“煎”)。明代的《宋氏养生部》,收录了杨梅、橙子、金橘等数十种蜜饯的制法。

用蜂蜜做菜煮粥更是古人的拿手好戏。蜜蟹、蜜炙鹌子、蜜渍豆腐、蜜渍面筋、蜜腌乌贼鱼肠、酥蜜粥等都是古代的风味美食。

蜜蟹“一枚直百金”,贵得要命。隋炀帝曾坐着龙舟,从隋都洛阳到南方吃蜜蟹。朝廷还动用官方“快递”,把蜜蟹“以毡密束于驿马”,从江南运到洛阳供皇帝解馋。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好吃甜的,喝酒要加蜂蜜,做“东坡肉”也要加蜂蜜(或冰糖)炖。他笔下的“安州老人”更出奇,“不食五谷惟食蜜”,只吃蜂蜜就管饱,真乃神人!

如今洛阳城里各色饮品店遍布大街小巷,蜂蜜柚子茶、蜂蜜柠檬水、百香果蜂蜜茶……各种蜂蜜饮料不一而足。大热天的,来杯甘甜的蜂蜜水解解渴吧!(洛报融媒·洛阳网记者 张丽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